联合时报马德里讯
记者 结晶水
据国家报报道,日前马德里新任市长Manuela Carmena与Santander银行总裁Ana Patricia Botín及BBVA银行总裁Francisco González举行了会谈。在会谈中,Manuela Carmena就一些问题做了分析与解释,同时也希望执政府可以在最近着手的一项关于驱赶房客问题的立法中得到这些银行的帮助。此次会谈是与两大在市值与资金方面都很重要的西班牙银行进行会谈,两周前Manuela Carmena也与Bankia银行总裁José Ignacio Goirigolzarri进行过会谈。
据悉,此次会面是严格保密的,会议期间禁止拍照,同时新市长也拒绝发表声明。但在一次与Poblado Dirigido de Fuencarral的会面中,新市长表现出对三次会议非常满意的状态。Carmena曾解释说:“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求银行与政府共同努力来解决那些因按揭出现问题而被迫搬迁的家庭。”她打算与银行签署就建立一个为防止房客被驱逐而由各家银行与政府共同参与的办公室的协议。
Carmena强调的另一个重点是,市政府打算建立一个重要的住房库存,以便向那些有需要的人们提供住房。这些人可能因一些原因而无法避免被驱逐,或是一些家庭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房子居住。马德里市议员也强调说:“这些银行都有住房库存,人们想要的是政府允许他们可以将这些房屋用于出租。”
新市长也说到:“就目前的市议会来讲,所有的市议员都认为住房是一种社会权利,事实上这一议题已经从城市规划脱离而纳入到社会服务体系当中。”到目前为止,银行还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房屋可以让市政府用于出租,因为这些房屋有些事空置的,而有一些则是被占用的。新市长总结说:“我们要看以什么条件,如何来出租这些房屋。我们还没有确定具体的数据,目前只是确定了这些目标。我们目前也只是和这些银行的总裁进行了会谈,我们还需要与他们所指派的具体执行负责人进行会谈。”54a86117666d53e20342272c0e9_p1_mk1 稍后从市政府公布的新闻中可以看到,此次陪同新市长参加这两次会谈的是主要负责社会权利、公平公正与就业方面的市议员。
根据市政府新闻报道,新市长先后与两家银行的总裁分别在各家银行的中央办公室进行会面。据报道,这两次会议的气氛是亲切而具有建设性的。在这两次会议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与这些银行商讨关于新政府有意采取禁止驱逐房客的相关措施。具体来说,这两次会议就是为了解释在短期内而建立的贷款调停办公室的功能和目标,同时也表明了市政府向那些在最后努力无效的情况下而被驱逐的房客或者是向无家可归的家庭提供租房并建立住房库存的目的。该报道最后指出,银行方面已经接受了相关提案,并正在研究具体的合作方式。
新市长的主要诉求是银行能够任命一个联系人或中间人来搜集有关住房信息并上交于住房与社会基金部门。这个中间人主要负责与市政府建立的协调办公室联系,向办公室汇报房屋状况、房屋地理位置等信息。
这项工作的目标就是结束目前的状况:银行将75%的空置住房交于住房公积金部门以便于让那些无房居住的家庭住有所居。据透露:“该项目的顺利推进得益于行政、后勤以及高风险家庭信息等相关问题。在这个问题上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目前经济与卫生部已经开始和住房公积金部门着手合作。
但是,这些金融部门也提醒说,在房屋交付使用之后,一些家庭还面临着无法支付水,电,气,物业等费用问题。根据Carmena所说,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市政府会承担这些费用。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是,被驱逐家庭必须放弃他们的住房,在一些有抵制情况发生时,可以使用住房公积金部门的房屋。所以,在被驱逐家庭周边是否有合适住房信息就想的非常重要。BBVA已交付940家,Santander已交付590家向住房公积金部门。
在与Santander与BBVA高管见面前的几个小时,Carmena在对Cadena SER的讲话中说到,她所关注的是避免让更多的人露宿街头,同时她也强调了马德里市政府与银行机构在这一问题上紧密合作的重要性。
Carmena在SER中也承认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推进,同时也投射出了在近几年的公共援助之后金融部门对公民社会的责任影响。关于市政府卖给秃鹫基金的公共住房,Carmena指出这些操作已经被关闭,但如果有客观原因的可能性,法官也有可能撤销它们。
她成为马德里女市长的一个星期之前,在和Goirigolzarri3天的会议上,Carmena试图安抚西班牙银行的第四总裁,并指出他的领导下,马德里市议会将努力吸引外国投资资本。“我们有强烈的倾听愿望”当时的候选人现在马德里市长Carmena用这句话强调了她这次会议的真诚性。
在她的竞选纲领中,以Carmena为首,承诺:“用一切手段和资源来阻止市政府拆迁和强制驱逐第一个住家”。在竞选过程中,Ahora Madrid还承诺通过“千银行计划和Sareb(所谓的坏账银行)所拥有空房子来拓展公共租赁住房的数量。”她还坚持创建市级普查,能够统计永久的未被占用的住宅的数量并签署协议,允许这些房屋成为公共公园租赁的公寓,或成为面向社会租赁的公寓。廉租房 针对该报道,本报记者专程采访了马德里可斌律师事务所的卓柯斌律师,听听他对这一事件的看法。
首先卓律师从法律的角度出发,对未还贷款而被强制驱逐这一条例做了详细解释。卓律师说,根据法律规定,如果连续两个月未还贷款,银行将有权直接申请强制驱逐。因为根据法律规定,购房合同与贷款合同是已经经过公证认证的,因此可以直接申请驱逐令。它不像是私人之间所订立的合同,没有经过任何公证认证,需要先到法院进行裁定,之后才决定要怎样执行。卓律师还介绍到,在个别被驱逐的案例中,有租客将官司上诉到了欧盟法院,因为在欧盟内,关于贷款的规定并不统一,就西班牙来说,可能相对某些国家来说比较苛刻,有的甚至比较偏向银行,一些消费者组织也提到西班牙的法律不符欧盟规定,因此有些案件就会上诉到欧盟法院。而在欧盟法院未做出最终裁决之前,房客依然可以居住在此房屋中,这样就为租客争取到了缓解的时间。当然这只是极其个别的案例。
其次,就目前卓律师所了解到的,在西班牙境内并没有出现大批的公租房或是廉租房项目,只有在几个小范围内,几个小城市中出现了公租房和廉租房项目,这与何政党执政有很大的关系。各方势力的角逐最终会导致这样的项目是否可以实施。就此次马德里市市长提出的公租房项目,卓律师认为对于百姓来说也许是件好事。同时对于银行来说,作为一个金融机构,而非一个房地产机构,手中的空置房用来公租或是廉租也是将利益最大化。但是此项目并不是一项立法,因此政府并没有法理依据来强制银行来执行这项措施,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一项协议,因此此项目的具体实施结果还得静观后效。而对于此措施是否真正能够上升为一项立法,卓律师表示有难度,虽说这样的行政措施可能会对立法有一定的影响,但说它能够直接导致立法的形成可能还不太现实。
最后,卓律师也提到,就他目前了解的情况,在已实施的公租房和廉租房项目中,租金都相对比较低廉,一般就是以一个最低标准来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群进行出租。同时就卓律师了解,现在在华人群体中,出现被驱逐的状况比例虽说不高,但应该还是有很多的。而对于政府是否应该对这些被驱逐人群提供经济援助时,卓律师表示,这都要看各大区或者是各市政府的一些相关条例了,但是将其上升为法律条款,应该是不太现实的一件事。
公租房项目和廉租房项目在一些国家或者城市的多年实施中卓有成效,那么它在马德里的实施效果又将如何,或者说它能否真正被实施呢,这些都让我们静观其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