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1980年首次参加冬奥会以来,中国体育界目前为止共获得12枚冬奥金牌,产生10位冬奥冠军。而在北京和张家口提出申办2022年冬奥会之后,他们中许多人都成为了申冬奥大使,并热切地期待着一届家门口的冰雪盛会。
作为中国第一位冬奥会冠军,今年40岁的杨扬是一个3岁孩子的母亲。刚做妈妈时,她曾说要提供各种机会让孩子参与体育运动,现在她认为,如果北京申冬奥成功,将有更多的中国孩子加入冬季运动的行列:
杨扬说到:“近些年北京周边雪场的滑雪人数上升得非常快,这是北京想要申办冬奥会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冬奥会会产生很多冠军,会产生很多孩子们的偶像,自然会吸引更多人参与其中。”
杨扬,2002年在盐湖城获得两枚短道速滑冬奥金牌,退役前就开始积极参与国际滑联和国际奥委会相关事务,人称中国的“冬奥小姐”。2010年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后,她更是北京申办冬奥会的重要人物。今年,国际奥委会评估委员会实地考察北京期间,杨扬全程陪同,还为评估代表团介绍了她极为熟悉的北京首都体育馆——如果申冬奥成功,那里将是短道速滑和花样滑冰的比赛场馆。QQ图片20150714194709  杨扬目前同时管理着滑冰学校和体育公益基金。她认为,中国政府推出了很多大力发展体育产业的政策,在这个大背景下,一届在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将带来更多:
杨扬说到:“(冬奥会)能够带来的还有体育产业和竞技体育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中国此时申办冬奥会有着特别的价值。运动是人的天性,人们在运动中能够感受快乐、释放自己。但是,要给热爱运动的人们提供大环境。”
举办冬奥会能促进冬季项目在中国庞大人口中的普及,这几乎是中国冬奥冠军们的共识。24岁的周洋是史上首位在冬奥会女子1500米短道速滑项目上实现卫冕的运动员,她说:
“(北京申冬奥)对个人和国家都很有意义,毕竟还没有城市同时举办过夏奥会和冬奥会。我个人觉得,现在中国南方城市对冬季项目的理解相对于东北要少一点。但是相信借着申冬奥的契机,我们冬季项目会很快被大家所了解的。”
短道速滑是中国在冬奥会上最强大的项目,获得过9枚金牌。周洋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坚持滑到2022年,但她的许多队友或许能有在家门口参加冬奥会的机会——参加过两届冬奥会的周洋想帮助他们:
“我都是老队员了!(笑)希望能和新入队的小队员好好配合。大家都是刚刚入队,希望未来的生活中可以磨合好。”
和周洋同为现役运动员,索契冬奥会女子1000米速度滑冰冠军张虹也积极参与到北京申办冬奥会的活动中,她还经常参加冬季项目的推广,尤其是针对青少年的推广。张虹说:
“假如你想让孩子从事运动,从几岁开始都可以,我就是从6、7岁开始接触滑冰的。其实,冬季项目很适合青少年,无论你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哪个阶段都可以参加。不是说一定要变成职业运动员,而是变成一种热爱。”
作为形象大使,张虹和北京冬奥申委一起到瑞士洛桑参加了国际奥委会委员和申办城市的陈述交流会,希望以自己的努力帮助中国的孩子们达成冬奥梦想。
全球运动员中参加过4届奥运会的人并不多,中国花样滑冰冬奥冠军赵宏博就是其中之一。他相信,“北京冬奥会”将为全世界运动员提供很好的保障:
“对运动员最重要的就是比赛。(在这个方面),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已经有了世界级的场馆,比如说北京08年夏季奥运会的遗产,包括我非常熟悉的首都体育馆和五棵松体育馆,每年我们都在那里参加冰上的比赛。另外我们还有举办奥运会的经验。所有这一切都是以运动员为中心,为运动员提供最好的服务,帮助他们在赛场上发挥最好的水平。”
赵宏博和申雪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夺取双人滑冠军,这也是中国首枚花样滑冰奥运金牌。如今,这对搭档已结为夫妻,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赵宏博也成功转型,成为中国国家队的教练。回顾4届冬奥会的经历,赵宏博说:
“我参加过4届冬奥会,长野、盐湖城、都灵到温哥华,每个国家的冬奥会都体现了自己的文化传统。我们中国历史悠久,一定会把中国文化的元素融入奥运会当中。我相信,我们能很好地举办一届冬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