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时报马德里讯
记者 结晶水
一篇来自西班牙UNIVERSIA的报道写到,当成千上万的叙利亚难民因为战乱而敲开欧洲大门逃往此处,我们不禁要问,他们获得避难身份的生活又是怎样的?政府又将会采取何种接收融合策略呢?
阿兰是一名上星期溺亡的三岁男童的名字,有太多这样的人,他们试图来到西方世界。在土耳其海岸上这个没有生命气息的幼小尸体的照片瞬间传遍世界各地,在获取人们好奇心的同时,也唤起了人们来关注数以万记的叙利亚难民的生存困境。难民 阿兰成功地赢得了人们的良知,不论是政治上的还是社会上的,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的家提供给这些悲剧的主角。
从几个星期前,欧盟就开始寻找应对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紧急对策,但是似乎没有人得到答案。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显示,有两百万的儿童成为难民,虽然他们中的大部分都生活在其邻国,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采取海路逃生,例如将希腊作为中转点。

2015年西班牙的难民申请出现大幅增长

欧洲领导人对此都不堪重负,并设计了几套相关方案,但都未能有一个共同的政策指导。到目前为止,难民设置是按照国家配额,但这一措施并不充分,这也就让越来越多的匿名人士愿意提供帮助。
让我们来注意一下细节,叙利亚有1700万居民,而根据2014年的数据测算,有760万人在自己的国家内流离失所; 400万以上的人口已经逃离边境。死亡人数目前还没有一个官方统计,但列表中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透露,就在八月份,已经有5000多人失去了生命。
在西班牙,国家和区域机构都列出了接收范围,人们并不知道那些获得避难许可的人们发生了什么。根据数据显示,2014年有5947人在西班牙申请提出国际保护,而 2015年至今已经超过这一人数。
西班牙难民援助委员会已经开展了促进国际庇护受益人的社会专业整合项目。据该组织机构在其官网上指出,他们会着重于每个人的个人情况,给他们提供在西班牙所需的社会工作技能便利。

在接收国的融合过程包括培训、心理和社会帮助

该项目配备了一个财政援助体系,以更好地满足弱势难民的需要。它将使孩子们更加容易就学,也将为成年人能够更好地进入劳力市场而提供职业培训。
我们决不能忘记,这些人是在极端的情况下逃离出来的,他们往往都遭受了悲惨的经历,他们无奈地抛弃国家,甚至是抛弃家庭,他们需要在一个新的舞台上重新开始,他们需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重新开始。为了一个远离战争的未来,他们必须要学会接受不同的生活方式,跨越文化的隔阂障碍。
许多未成年人接收教育中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制定一个综合战略,其中包括提高心理认识以及被其他同学完全接受。此外,孩子们会与那些照顾他们的心理医生和监护人交谈,特别是在第一阶段,这被称为“着陆阶段”。
公共机构也已经意识到成人的融合难题,他们已经开始着手课程研讨会以帮助他们能够更加接近接收国的文化和语言。
欧洲最近已经看到难民和移民试图进入欧洲的意愿在急剧增加。特别是对一些北欧国家,他们传统上较少受到移民的压力,这已经让他们有些惊慌失措。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已经花费数年时间来说服欧盟领导人来建立有效的边境管理政策和人道主义援助,以帮助所有那些为了欧洲梦而留下来的人们。
地中海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墓地。谁曾想到,一个三岁的孩子阿兰,将成为悲剧主角,在悲剧面前,引发了一波空前的整体团结。但愿他的死亡意味着一个对难民关注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