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制作

cns0303cs-03

摘要: 中国进入两会时间,一部酝酿了10年的法律草案将提交3月5日开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啥法案居然“怀胎”10年?

铛铛铛!这就是——中国首部慈善法,一部关乎中国人扬善济困献爱心、中国慈善事业重塑公信力的“善法”。

 

为什么是慈善法?

 

话说从2005年中国民政部牵头起草慈善法,到本届人大重启其立法进程,10年间,中国慈善行业的盘子已大了十倍。中新社曾披露,年捐赠总量从100亿元(人民币,下同)发展到超过1000亿元。哇,100000000000!数到眼花。

只是,这1000亿带给中国慈善事业的并非满满的正能量。泼了红十字会一头污水的“郭美美”姐、“网络骗捐”、基金会信息不透明问题等丑闻让慈善业成了老百姓心中的“伪善业”。公益组织注册难、税收多、门槛高等瓶颈更是困扰着慈善事业发展。

还有一件事儿不得不提:据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在2014年公布的一个数据,改革开放以来,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支持、捐助中国国内公益事业款物总额超过900亿元。侨捐当仁不让,成为慈善捐款中的生力军。但近年国内频频曝出关于慈善的负面报道,令一些多年积极参与侨捐的海外侨胞,生了担心,有了犹疑。

cns0303cs-01

                                                                                                                中新社记者 杨艳敏 摄

面对中国慈善事业去“伪善”、扬真善的大义,制定慈善法可谓顺应了现实的要求。继慈善法“开门立法”之后,这次将其提交大会审议,种种考虑之外,恐怕还有一个原因:这是一部广受民众关心的法律,通过让更多人了解、参加立法过程,有利于制定质量高的法律,也便于贯彻实施。

从目前公开的慈善法草案内容看,既覆盖人们关切的焦点,也直戳痛点:

 

公募主体扩大范围  “善门”易开了

 

在中国,目前拥有向社会公众公开募捐资格的机构基本为官办,分别为公募基金会、慈善总会和红十字会。更加尊重慈善组织的民间性,改变慈善管理的行政逻辑,破除“善门难开,善门难进”的尴尬,一直是专家们的建议。

cns0303cs-02

                                                                                                                    中新社记者 赵海 摄

此次慈善法草案,有关慈善组织登记、认定的有关规定,大大降低准入门槛,同时回应了民间扩大公募主体、便利全社会参与慈善的呼声。草案规定, 慈善组织自登记日起可以向特定对象进行非公开募捐。依法登记满两年、运作规范的慈善组织,可以向原登记部门申请公开募捐资格证书。

这意味着,过去多由官方部门垄断的慈善公募权松动了,“善门”更容易开了。

 

每三月公开一次账目 假行善难了

 

近年来,中国慈善事业大发展,感人故事层出不穷,但偶尔曝出的假行善、借行善敛财的事件,却大大伤害了民众的爱心。咋整?

慈善法草案规定“应及时公开募捐和慈善项目的运作情况,公开募捐周期大于六个月的,至少每三个月公开一次具体情况”;“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私分、挪用或侵占慈善财产”,情节严重的将被吊销登记证书,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可见,今后伪慈善组织若想假行善,难了。

 

网络募捐主体设门槛  骗捐行不通了

 

朋友圈“卖米救子”,24小时卖出大米2万斤;腾讯“互联网公益日”,3天募款1.3亿。互联网已成为慈善活动的重要渠道,然而,网络“骗捐”、“敛财”事件时有发生。募捐母亲“晒钻戒”、开奔驰事件更是犯了众怒。

cns0303cs-04

针对以上现象,草案明确:具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才可通过互联网募捐。鼓励公众、媒体对慈善活动进行监督,对假冒慈善名义骗取财产或慈善组织、慈善信托违法违规行为予以曝光。对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个人开展公开募捐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可见,编故事、利用互联网骗捐、敛财,行不通了。

 

募捐活动禁摊派  “逼捐”违法了

 

地方政府积极倡导慈善募捐,本是好事,但募捐过程中不时出现行政手段,甚至发生下发红头文件“要求捐款”、按行政等级定捐款标准的情况。导致机关各层级不得不上行下效、自动看齐,一些民营企业也不得不看领导面子捐款。如此“慈善风暴”,却是对慈善自愿精神的伤害。

针对这一现象,慈善法草案中规定,“开展募捐活动,不得摊派或者变相摊派,不得妨碍公共秩序、企业生产及人民生活。” 向单位或者个人摊派或者变相摊派的,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如此,要再使出行政手段“逼捐”,可就违法了。

 

实行特殊税收优惠  “富人多捐”解放了

 

不久前,中国民众质疑王健林、马云、许家印、刘强东等富豪在捐赠榜上排名靠后。包括比尔•盖茨在内的很多欧美富豪也认为,中国富豪远不及国外富人热衷慈善。那么,中国富人当真“为富”就“不仁”了吗?

长期致力推动慈善法立法的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解释,“如果马云要在中国捐赠100多亿元,按现在体制先得拿出二、三十亿的税。”外界认为,税收优惠少、捐款渠道受限、公益机构审批难等制度性问题,都是富豪们做慈善的桎梏之一。

对此,慈善法草案规定,对慈善活动实行特殊税收优惠。去掉桎梏的富豪们能否在慈善路上“裸奔”,将留给时间检验。

各位看官,您明白了吗?这部酝酿了10年的法律,关乎人们献出的每一份爱心能否发挥最大的光和热,还真是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慈善法能否通过,还会做出哪些修改,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