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banner3【前言】西藏,位于青藏高原的南半部,地处中国的西南边疆,是中国的一个自治区,历来属于中国。近代以来,西方列强始终觊觎西藏。19世纪中叶,西方列强武力侵略中国,西藏从此不得安宁。1888年和1903年,英国两次入侵之后,加紧了对西藏的渗透和控制。1949年中国解放,英美两国还在西藏制造事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通过中央情报局采取秘密战方式,扰乱西藏,进而遏制中国。1959年,十四世达赖喇嘛听从美国挑唆发动叛乱,从而在印度成立“西藏流亡政府”。达赖就成了美国遏制中国的一枚棋子。
五十八年来达赖频频出动游说,诽谤中国共产党和政府,这是美国为首西方帝国主义政治成见的延续,也是遏制中国的实用主义考量,还有部分是对西藏历史的无知,对中国现实的无知。
前不久,跟随达赖的北子之一美国演员李察•基尔游说马德里市长,欲请达赖参加在马德里举行的国际论坛,为了使大众了解达赖真实面目和西藏的今昔实况,我们西班牙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将整合史实资料,分期刊登以便科普大众。

近年以来,达赖穿着宗教外衣,再次施展迷惑阵,大打“和平”、“非暴力”“人权”的旗号,贩卖他的所谓“大藏区”和“高度自治”的方案,时而伪装笑脸,时而悲情动人,四处窜访,散布谣言,丑化中国。
达赖何许人也?让我们从他的生平和言行中作出判断。
达赖1935年7月出生于青海省湟中县祁家川藏族农家,本名拉木登珠,1938年被认定为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1940年经国民政府特殊批准,未经金瓶掣签程序即位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驻锡拉萨,成为藏传格鲁派活佛之一。1951年,中国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签署了《十七条协议》,达赖公开表示拥护并执行。1954年,达赖一行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并当选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56年,达赖任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主任后不久,赴印度参加佛诞2500周年纪念活动后滞留3个月,在分裂势力的包围和国际反华势力的诱惑下,开始动摇和任人摆布。1957年以后,达赖与西藏上层分裂势力相呼应,抗拒进步,反对民主改革,参与武装叛乱。1959年3月10日,拉萨暴乱失败,17日,数万叛乱僧侣簇拥达赖,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人员护送下逃亡到印度。达赖在途中发表声明,全盘否定《十七条协议》,鼓吹“西藏独立”。1959年4、5月间,“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宣告成立,颁布所谓“宪法”,规定“大事由达赖任命”,“政府一切由达赖认可”。此后,达赖借着所谓“宗教领袖”的头衔,在世界各地以“和平使者”和“人权卫士”的形象出现,博取反共反华人士的支援,骗取对西藏神秘猎奇者的同情。
同情和支持达赖的人士很多出自无知和偏见,甚至对西藏的历史和现状一无所知,他们高喊“西藏人权”,却不知1959年之前的西藏是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更不了解少数僧侣农奴主享福,绝大多数农奴受苦的历史事实。他们不知道西藏自然环境恶劣,高海拔、缺氧气、植被少、灾害多,高山峻岭阻隔,与外界交往困难。他们中的一些人把西藏的落后当作有趣好玩,猎奇传闻中的西藏就是“香格里拉”,就是“人间天堂”。
达赖经常宣称他只传教,不讲政治,说到西藏历史时,也会不厌其烦地宣称自己用宗教的立场来理解,反对别人把他与政治牵扯到一起。按照佛教对僧人的要求,他应该恪守戒律,潜心修法,行善积德,护国佑民。但是达赖没有这样,他以宗教做掩人耳目的幌子,实现政治诉求才是目的。从1960年以来,每年的3月10日达赖都要发表“声明”,其核心是“西藏独立”和变相的独立论调,煽动藏、汉民族仇恨,攻击中共的西藏政策,诋毁西藏的建设进步。
达赖提出的“西藏自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从他的“流亡政府”宣称的领土需求可见一斑:西藏自治区,以及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的一部分,总面积为5省全部土地的四分之一,人口从西藏的280万加周边省400万。达赖打着“高度自治”的幌子,以达到所谓“大西藏”的目的,不是一目了然吗?
我们再看达赖对“藏青会”的态度,“藏青会”是“以武装暴力实现西藏独立为目的”的组织,1970年成立时,达赖亲自剪彩以示关怀。1989年,“藏青会”趁机在拉萨示威动乱,公开要求“西藏独立”。之后,“藏青会”骨干分子进入“流亡政府”上层占据90%,在海外建立了58个分会。达赖把“藏青会”的“彻底独立”作为自己提出“高度自治”的依托,去年3月14日导演了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拉萨打砸抢烧暴力事件,从而再一次撕破了“和平使者”的假面具。(西藏1)拉萨市朵森格路上被不法分子点烯的商店正在焚烧                                               拉萨市朵森格路上被不法分子点燃的商店正在焚烧
一个昔日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的总代表,摇身一变转而大肆奢谈“西藏人权”,谎称“西藏人民没有人权”,甚至还获得了西方人士赏赐的“人权斗士”封号,这本身就是一桩怪事。在西藏废除农奴制58年后的今天,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提高,美国、欧洲一些人无视西藏进步发展的事实,还搞什么“自治备忘录”,又是一桩怪事。
还是用德国《我们的时代》周刊文章《这并不关系到人权》中的一段作为结尾:“这些人在他们统治期间肆意践踏西藏人民的尊严和人权,今天却装出一副人权的维护者的面孔来,他们希望借助西方反华势力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只不过在今天的现实情况下,他们不能大声喊出来。因此,只得试图通过要求‘高度自治’来维护西藏的‘宗教和民族’。

西班牙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联合时报》联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