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进京参加人民大会堂装修 艺术人生达到巅峰

国家为了迎接1959年10月1日建国10周年大庆典礼,首都北京在1958年开始建造京都十大建筑,天安门广场的人民大会堂就是其中之一,潘天寿教授奉命带领杨楚照进京参加人民大会堂装修。规模宏大的人民大会堂如何装饰,要整体布局、全面规划、分片实施,精雕细琢,丝毫不能马虎。杨楚照那年18岁,跟着潘天寿紧张地忙碌着。有一天杨楚照因故没有跟潘天寿同行,在人民大会堂门口被门卫拦下,威严的门卫警告,小孩子不能进入,杨楚照出示了自己的出入证,门卫们不相信这么小的年纪就能担当这么重大的工作,随后又请出领导确认,方才允许进入。从此杨楚照出入场地再也没有遇到阻拦。杨楚照跟随乐清雕塑师傅柳乐亭负责浙江厅装修,赶在10月1日前顺利完成了任务,并因此有幸受邀在10月1日登上观礼台。那时没有奖金或其他奖励,登上观礼台就是最大的荣誉。之后,杨楚照又被派往北京玉器厂学习玉雕,学习了三个月,又被派往上海象牙雕刻厂学习三个月,杨楚照原是石雕高手,对于玉雕,象牙雕触类旁通,看过就会,回到浙江工艺美术研究所,每月工资提到48元。准备在杭州开办玉雕和象牙雕,正当杨楚照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候,一场大灾难、大饥荒改变了杨楚照的命运。                                                       杨楚照大师创作中

十二、辉煌过后是屈辱 天灾人祸不单行

杨楚照从青田石刻厂选调浙江省工艺美术院任研究员,是人生经历的一次大飞跃,从省研究所奉派参加人民大会堂装修工程,并登上观礼台参加国庆观礼,而后又去各个单位学习进修,这是人生历程的第二次飞跃,也是青田千古以来第一人的荣誉。物极必反,月满则亏,后来杨楚照遭遇了天灾人祸的双重打击,人生境遇一落千丈。1962年春夏之交,杨楚照的大姐夫因饥荒得病亡故,苦命的大姐杨申兰成了寡妇,还要抚养两个未满10岁的孩子,那年头民不聊生,母子三人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一直在外漂泊的杨立枢也赶回山口,想帮大女儿度过难关。幸有杨立枢的堂妹杨崇仙,在县城粮食局工作,为杨申兰介绍了比利时华侨叶国民,年龄比杨申兰大37岁,叶国民是杨立枢在欧洲做生意的朋友,大家知根知底杨立枢拍板决定同意。那时候申请出国手续非常复杂困难,杨申兰的手续在比利时与中国层层审批。1963年春夏之交,杨立枢75岁,贫病交迫,在4月天青黄不接的日子去世了。那两年杨楚照虽然在省城研究所工作,姐夫死了,父亲病了,在杭州,青田,二四奔波,每月工资48元基本用完。在杭州接到父亲的去世的噩耗,当即赶到青田,青田石刻厂念杨楚照是本厂人员,同意借给他20元人民币办理丧事,方山分厂、油竹分厂、山口分厂各借10元,上报青田县二轻局局长吴献隆签字批准,吴献隆拒不签字批准,他说:“杨立枢是什么人?一个地主死了,还要买棺材吗?用番薯簾(农民晒地瓜干的竹帘子)一夹埋了算了!”后来四个石刻厂要杨楚照打了借条,不要局长批准,借给杨楚照合计50元,杨申兰杨楚照杨葱兰姐弟三人凑合着草草办理了父亲的丧事。可怜杨立枢,欧洲老华侨,山口村首富人家,老来贫病交加,饿死也算病死,令人叹息不已!                              杨楚照大师和青田县委书记徐光文、艺术收藏家倪东方合影
国家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精减城镇吃商品粮人口,撤销解散许多工矿企业单位,遣散职工回农村种田。目的是减少吃国家供应粮食。浙江省工艺美术研究所也被撤销,编制人员全部解散回到原单位。杨楚照研究员级别,月工资48元,而青田石雕厂厂长月工资26元。杨楚照回到青田石雕厂报到,吴献隆局长就是压着杨楚照的调令,不给安排工作。你个地主儿子,在省城风光,有名气,本事大。现在到青田,就在我的手掌心,看你有本事飞上天去,我就管不了你,你胆敢老把老把,把你送农村种田去!
杨楚照并不承认自己是地主成份。你不承认有屁用啊,青田石雕厂,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认定杨楚照是地主成份,入团,入党,提干,什么的好事,都不要想,做梦去吧!
后来省轻工业厅领导下令青田石雕厂办工艺美术学校,四个分厂人员集中上课培训,指定杨楚照担任总老师,主讲人物创作课题,叶秀卓主讲山水创作,郑翠光主讲花鸟创作。再招200名新生,杨楚照带班80人。后来又成立青田县美术公司,石雕厂研究所,石雕创作组。杨楚照是雕刻人物的技术尖子,成为技术指导的核心人物,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吴献隆局长再也不能压制杨楚照了。
1964年,杨申兰出国,到比利时与叶国民完婚,定居。儿子10岁,女儿5岁,交给舅舅杨楚照,在青田租房居住,食堂吃饭。每月48元工资,杨申兰侨汇接济,温饱生活有保障。

十三、多才多艺,引领青田文体活动进展

原先青田中学、青田文化馆、青田总工会、青田工人文化宫、开展体育活动,项目仅有篮球与体操、跑步、跳高、跳远、拔河等田径项目,杨楚照在省城学习五六年,长了见识,开了眼界,在各单位领导支持下,率先引进排球、乒乓球、滑冰等体育项目。滑冰鞋是物资局赠送70对报废旧轴承,杨楚照巧手制作了70双滑冰鞋,在灯光球场指导滑冰爱好者演练。排球、乒乓球的球艺训练、比赛规则,杨楚照都要悉心指导。1964年到1965年,国民经济稳定发展,人民生活普遍提高,后来,青田华侨夏康捐资建造夏康体育馆,不怕雨雪的室内运动场,青田县的体育运动也蓬勃发展了。                                            杨楚照大师和自己的弥勒佛作品合影
文艺方面,杨楚照擅长男中音、男高音、演唱革命歌曲是拿手好戏。文化大革命期间,青田石刻厂与都是女工为主体的企业画簾厂、草席厂、打绳厂联合成立“红艺兵宣传队”,编排演出“波姐”“赤道战鼓”“东方红”等革命节目。后来改名为“工农兵宣传队”宣传毛泽东思想,排演“红灯记”“沙家滨”“智取威虎山”等样板戏,杨楚照都担纲主演“李玉和”“郭建光”“杨子荣”等主角人物,在县城之外的七个区巡回演出,是当年全县最优秀的宣传队,深受广大群众、造反派的好评。杨楚照还有口技特长,无论学狗叫鸡啼、牛马羊猫、火车轮船、男女老婴,都能发声模仿、惟妙惟肖,宣传队里都把杨楚照当作奇才,佩服之至。

十四、石刻厂里的阶级斗争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里,一场比一场严酷的政治运动,让风平浪静的青田石刻厂,也掀起一场又一场的风波,从批判“武训传”“清宫秘史”开始,到反右派斗争,石刻厂也要跟风走过场,响应上级号召,狠抓阶级斗争。但是石刻厂老一辈从业艺人,都是穷苦出身,新招工的青年新人,都是经过仔细审查的贫下中农子弟,没有阶级敌人。反右派运动中,上级是有任务、有指标地分派石刻厂的,后来,石刻厂也搞了两个半右派名单上报:周岳川,家庭成分是好的,但是有亲戚成分不好,叫作社会关系复杂,划为右派。郑翠光,家庭成分是好的,但是有说过对社会不满的言论,划为右派。汪秀民,家庭成分好,但是1957年春,时任粮食部长的青田人章乃器,访问青田石刻厂,问大家吃的饱吗?众人是哑口无言,一片鸦雀无声,不敢说呀,谁都知道祸从口出,谁敢多嘴呀!汪秀民那年16岁,最年轻的学徒工,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忍不住说了实话:“我们吃得都很饱的,只是饿得快。”章乃器又问:“为什么吃得饱饿得快呢?”汪秀民答:“我们都是喝汤,饱得快饿得也快。”其实章乃器从别处已经了解到,青田也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严重缺粮,发生饥荒,从汪秀民那里听到的实话实说,印证了青田发生饥荒的事实,后来下拨大批粮食给青田县救灾。当年下半年,章乃器被作为大右派打倒。青田石刻厂把向章乃器说了实话的汪秀民也划为右派。上报青田县委,县委只批了两个名额:周岳川,郑翠光!汪秀明只有十六岁没有批准当右派,年龄不够格。在石刻厂里的领导都把汪秀民当半个右派,一直受到冷遇。人称青田石刻厂两个半右派,半个右派指的就是汪秀民。汪秀民后来参军入伍当兵,脱离了石刻厂,不再受气!退伍后任青田中学体育教师。1980年到西班牙巴塞罗那发展,直到2006年7月25日去世。终老西班牙。                                                   杨楚照大师1966年作品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