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史冰

作者简介:史冰,典型的西班牙迷,2015-2017年间多次赴西班牙旅行,创作多首以西班牙为题材的诗歌。2018年创作随笔《漫话弗拉门戈》。呼和浩特市作家协会会员,呼和浩特市舞蹈家协会会员。多篇随笔、诗歌发表在《内蒙古作家》、《呼和浩特文艺》、《呼和浩特晚报》及省级微信公众平台。

1

世界上大部分的舞蹈都与纤细、颀长、年轻有关,而有一种舞蹈,她的魅力之处,就在于丰腴、沧桑、年长。她的丰腴包裹着血性的魄力,她的沧桑感也尽在历史中喟然可叹,而她的极富味道的诉说感,竟是在年长的舞者间滴滴渗透。无论她在热烈中演绎自由,抑或在痛苦中释放高傲,她终归是那样的独树一帜,美丽而不可方物。她把诗意镌刻在舞步中,把深情寄托于歌喉间,她的洒脱与自矜互相成就。她是什么?她是神灵赐予人类从任性中发掘自持的一种方式,她就是——弗拉门戈。
在西班牙的大街小巷,到处都点缀着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弗拉门戈摆设。而其中有一种,较其它类型更加夺目——即把瓷器的碎片穿在身上的——被高迪瓷设计装饰的弗拉门戈摆设。这样的设计,包含了西班牙的两种知名元素——弗拉门戈与高迪瓷。“高迪瓷”的渊源来自于西班牙建筑大师高迪设计的奎尔公园,很多建筑物都是由破碎的瓷片拼接而成。“连接”与“断裂”,这个本身就具有对立意义和画面冲击效果的设计,同时给人以视觉上的有序和无序、约束与自由,这不禁令人联想到西班牙人的性格——渗透着浓郁却自矜的热情与奔放。伊比利亚的海风吹来了阿拉伯风情的绵长,在这个天主教国家的根基上,由摩尔人打开了长达近800年的统治历史。于是,多民族多文化相结合的历史潮流,就在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地区生根开花。由此看来,把这种设计用在弗拉门戈摆设的身上,是一种近乎完美的结合,是否也同时象征了西班牙多民族、多地区之间,既联结又彼此独立的这一特征呢?诸多的联想总会让我们这些外来者对西班牙文化多一份迷恋的色彩,似乎一经凝视,就能从断痕处领悟到蕴藏其间的奥秘。
弗拉门戈是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地区的综合艺术形式,它集舞蹈、歌曲、乐器于一体。歌曲曲式最早出现,随着历史的演变逐渐出现了不同曲式下的舞蹈和乐器演奏形式,三者之间永远存在一种相辅相成的连带感。它们的每一次新碰撞都会演变为弗拉门戈大家族下的又一个新生命。没有曲谱、口口相传带来了旺盛的生命力和包容性极强的特点,即便是最古老的曲式,在不同的地域所显露的特色也会细有差别。
早在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弗拉门戈就已微露神秘的面纱,西班牙复杂的历史文化,使得它融合了多民族的音乐舞蹈艺术。阿拉伯、犹太、印度、北非等地区的音乐都有涉及,同时也传承了西班牙波莱罗舞蹈的一些形式。从来源看,它是一个复杂融合的共同体,从表达看它又非个性而不可复制。一千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一千个舞者身体里藏有一千种弗拉门戈。

2

谈及弗拉门戈,不得不谈吉普赛人。
19世纪中叶,弗拉门戈开始步入黄金阶段。届时的弗拉门戈从艺者,很多都是在酒吧以赚钱为生的吉普赛人。以致于我们一谈及弗拉门戈,脑海中定会浮现一个穿着彩色大长裙、头戴大红花的吉普赛女郎形象。吉普赛人在弗拉门戈的历史演变中有着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起初,弗拉门戈的主流舞者、歌手与吉他手中,吉普赛人只占据少数,而确定吉普赛人功不可没推动作用的,则是来自于以下历史:16-17世纪,荷兰发起了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一些吉普赛人被派至比利时的弗拉芒地区打仗,后来他们回国后就自称flamencos,开始以歌舞表演为生。而弗拉门戈中的跺脚,则与印度的“卡塔克”舞蹈有极大的相似性,这与吉普赛人的历史息息相关。
吉普赛人来自印度北部的一个低种姓族群,主要为罗姆人,在公元9-11世纪离开印度向西迁徙,他们沿路一边流浪一边选择在途径国家定居,15世纪进入西班牙。“吉普赛”,起初是欧洲人对于迁徙至埃及后进入欧洲的罗姆人的称呼,他们把罗姆人误以为是埃及人,所以称其为“吉普赛”(埃及人)。吉普赛人沿路以歌舞、占卜为生,这使得他们总能结合途径国家的本土舞蹈,在自己本民族舞蹈的基础上融合创新。弗拉门戈如此,别国的吉普赛人舞蹈亦如此。例如,埃及人称吉普赛人为“格瓦济”,格瓦济在埃及就是以跳舞为生,且成为当今世界东方舞舞蹈的主要推动族群之一。虽然格瓦济来自于另一支印度族群——辛提人而非罗姆人,但在埃及人看来是一样的。而在伊拉克,吉普赛人被称为“夸利亚”,著名的伊拉克甩发舞就是吉普赛人结合伊拉克阿拉伯人的舞蹈之后创造的舞蹈。后来,“吉普赛”这个词被广泛接受,成为流浪在异国他乡的这一印度族群的统称。至此,“吉普赛人”给外界留下的印象就是——流浪者、以占卜与歌舞为生的人。
当今的弗拉门戈总被认为非常强调吉普赛人自由不羁的灵魂,但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多的则来自于外国人对弗拉门戈延伸的艺术想象。弗拉门戈在西班牙内战之前,唱腔甜美,在内战之后,饱受战争之苦的人民自然也在他们的歌喉中注入了更多的呐喊、悲伤甚至嘶吼,所以这直接导致了弗拉门戈歌曲中另一形式——深歌的发展,而并非仅仅是吉普赛人历史情绪的绵延。
除吉普赛人的推动作用之外,来自安达卢西亚人的创造也非常丰富。北非摩尔人从公元711年至1492年对西班牙安达卢西亚进行了长达781年的统治。在此基础上的西班牙原是一个天主教国家,因此,阿拉伯、犹太、希腊的舞蹈、音乐形式在安达卢西亚人当中世代融合,成为了当地的特色艺术。这期间,摩尔人当中的一支——瓦拉人,在其歌舞形式上为弗拉门戈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瓦拉舞重视歌、舞、乐的结合,表演通常都是由一段响亮的吟唱开始,也像弗拉门戈舞蹈一样喜欢用击掌来打出节拍,然后配合以愈来愈快的节奏与步伐。在炫技的部分,伴有更快的踏步和弗拉门戈式的转圈,在男女斗舞时用以激发彼此更为澎湃的呼应。随着更多更快的踏步、转圈,从而掀起整场表演的高潮,这样的情绪走向,与当代的弗拉门戈依然如出一辙。所以有一种说法,认为瓦拉是弗拉门戈之母。弗拉门戈这个历经多元民族艺术的“混血儿”,它的历史有时也如同它的魅力一样,众说纷纭却有坚定的核心吸引力。
无论吉普赛人中在弗拉门戈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这个传奇而神奇的民族,总能将诸多舞蹈以另一种出其不意的美展现出来。纵观全世界流浪的两大民族——犹太人与吉普赛人的流浪史,可谓历经辛酸与艰难。犹太民族终归以色列,而相较之下,吉普赛人的流浪气质似乎更为代代相传,已经作为一种民族气质而不可磨灭。历史上,他们无论身居何处,似乎都摆脱不了被排挤、被歧视、被压迫甚至被驱逐的命运。因此,在歌舞当中,也会经常看到他们排解忧伤、宣泄愤怒的情绪表达。这些,都是流浪者在历史碑文上篆刻的记忆。
也许我们会以一种悲悯的视角看待吉普赛人的流浪,但谦卑而崇敬的心在此时更加不可或缺。在宇宙初醒之时,世界就是一个奔走在流浪圣经中的孩子。随着物转星移在浩瀚无垠中恣意流浪,随着历史的长河漫漫漂移。流浪在舞蹈中的人,每一天都在为自己的生命奉献虔诚。因流浪而起、被流浪所迫、却能视流浪为伴、把流浪奉为圣经的吉普赛人,也许早已在自己的生命信仰中成为了自己的上帝。

3

弗拉门戈舞蹈的推动,和安达卢西亚地区不同的城镇特色密不可分。安达卢西亚几大城市当中,每一个城市都拥有自己地域特色的多种主打曲式,而在不同的小镇甚至区、街,相近的曲式各有各的不同,新兴曲式与舞蹈不断诞生。除了安达卢西亚,临近的埃斯特雷马杜拉省也是弗拉门戈的集中地。复杂而多元的来源使得弗拉门戈拥有几十种主打曲式,这其中包含了诸如Buleriás、Soleares、Tangos、Fantangos、Siguiriyas、Malagueñas、Alegriás等常见曲式,每一种曲式都有自己的主要发源地和独到的情绪。如赫雷斯的Buleriás,加迪斯的Alegriás,格拉纳达和埃斯特雷马杜拉的Tangos,马拉加的Malagueñas,韦尔瓦和科尔多瓦的Fantangos… …数不胜数。多元且庞杂,丰富却不失秩序,弗拉门戈的“有序与无序”相结合的气质,再度令人无比迷恋。对于我们这些爱好者来说,它是一颗恒久璀璨的宝石,无论从哪个角度观看,都能感受到安达卢西亚人对生命独到的表达方式所散发的熠熠之光。
在西班牙,想偶遇弗拉门戈并非一件难事。那里常年有地域性的国际弗拉门戈艺术节,如赫雷斯弗拉门戈艺术节,每年都会给这个炎热的城市带去浓浓的浪漫气息。弗拉门戈主要曲式之一Buleriás诞生于此。Buleriás来自西语burlar,含有“嘲笑、喧闹、嘈杂”的意味,曲式速度很快,一小节12拍,风格追求在即兴中寻求自由,在速度中体现敏捷,在错综复杂的步伐中凸显有条不紊的魄力。除此之外,与Buleriás相接近的Alegriás,是表达欢乐、喜悦的曲式,舞蹈也自然都为欢快的情绪。这个曲式源自海滨城市加迪斯。地处港湾,终日与蓝天大海相邻为伴,视野、心情与天际同步接壤,这样盛大的喜悦,自然在舞蹈风格中遍布始终。地处西北部的Fantangos则更多传袭了西班牙波莱罗舞蹈形式,多为双人舞,同时伴有响板,动作配以击掌,虽然表现内容为生活日常,但依然不乏具有浓郁的贵族气息。而曲式Siguirias则多以表现悲伤、绝望、痛苦的主题,是弗拉门戈最古老的曲式之一,它在弗拉门戈中对于情绪的深沉渲染力和表情的表现力要求极高,多被观众划分在体现舞者歌者深沉灵魂的类型。
在弗拉门戈诸多的表演形式中,披肩及长尾裙尤为我喜爱。而这两个道具,在西班牙也都曾为舶来品。拥有各种贵族式绣花图案的马尼拉披肩,据传来自中国,于航海时代进入欧洲市场,曾经一度成为欧洲上流社会女士的追捧。
披肩舞具有梦幻与亢奋色彩,在色彩闪烁、流苏荡漾间,舞者便随音乐起舞,在旋转中犹如一支迎风摇曳继而怒放的玫瑰,集美艳与高冷于一身。而长尾裙,则来自于18世纪的法国宫廷,承袭了洛可可美学的精致、复杂、线条流畅多变的风格。19世纪传入西班牙后被贵族女士争相效仿,后用于舞蹈当中。长尾裙通常长1.5米到2米,需要长达19-20米的布料做成,下摆为多褶皱、荷叶边的设计。舞者在跳舞时,长裙的抛、甩、踢通常一气呵成,在沉重的舞裙间展示或轻盈飘逸或干脆利落的动作,技术难度令人瞠目,但视觉效果却极其惊艳,令人叹为观止。
除了感受艺术节的弗拉门戈气息,更多的人也许会选择去安达卢西亚各地的弗拉门戈酒吧,体味那里的原汁原味。在那里,没有剧场中被现代化的弗拉门戈,却可以更好地倾听弗拉门戈的灵魂,更好地在另一种时空领域感受弗拉门戈的魅力。小酒馆里的舞者很多都是由当地年长的舞者来表演。年长,意味着气质已不再具有浮夸的美,沉淀下来的岁月感,刚好契合弗拉门戈的追溯感,舞者自带的沧桑感,也恰好映射出对命运的不羁,这是一种冷峻的勇敢、沉寂的喧嚣,拥有红色的宽容和蓝色的自持。在这里,人人都会对长者肃然起敬,年长,是回报岁月洗礼最好的仪式。所以弗拉门戈的魅力也在于此,较之于其它舞蹈至多将你唤醒而言,她能赐予的还有更多,她能将你对照,让你在反思当中领悟生命的错落有致。
当今,弗拉门戈依然以它独特的魅力在全球怒放,它带来了异国的文化艺术,也带来了人们对于奔放热情与高贵冷艳的万千遐想。一千个舞者身体中藏有一千种弗拉门戈,同样,一千名观众则会有一千个弗拉门戈灵魂被叩响。把勇敢插上自由的翅膀,弗拉门戈带给人的也许是另一种不可思议的终极理想。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