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最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是明景宗(1449至1457)年间,兵部尚书于谦(与岳飞齐名的屈死大忠臣,墓地在岳飞附近)咏石灰的诗,短短四句二十八字的七绝小诗,却把石灰的制造过程揭示得明明白白,并成为中国千古流传的名篇佳作。石灰是人类发明洋灰(水泥)之前,中国建筑工程必不可少的粘合剂、饰白剂。工人们先把石灰岩从深山埋藏的矿区开采出来,放入石灰窑用烈火煅烧,熟透之后成为熟石灰,再碾成细粉,就是成品石灰了。用来砌砖刷墙,把砖墙粉饰得美观洁白。千百年来,石灰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建筑材料。
在浙南温州沿海一带没有生产石灰。聪明的祖先就地取材,用的是蛎灰。在千百年没有水泥的漫长岁月里,蛎灰就是最佳的建筑材料。用蛎灰做砌砖的粘合剂、刷墙的饰白剂,功能与石灰一模一样,可谓异曲同工、竞相媲美。现在与80后、90后、00后小青年说起蛎灰,大多数人(或者全部)不懂,也没听说过。蛎灰成为旧时代的名词,制造蛎灰的行业也已经成为尘封的历史。下面我来说说温溪蛎灰厂的故事。

制造蛎灰的原料及简历

蛎,软体动物,长卵圆型,两面有壳,可自由闭合,生活在浅海泥沙中。其肉味鲜美,瓯越人称其为“蜆蜻、鲜蜻、蛏子”。瓯江口乐清湾海边滩涂盛产此物,常见与少量蚌蛤、牡蛎、钉螺等混合杂生。东海岸边气候温和、土质肥沃,及其适合这些贝壳类动物生长繁衍。太古洪荒人烟稀少,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天下设三十六郡。其中会稽郡(现在的绍兴)管辖苏南、赣东、徽东、浙江、闽东北一带广袤辽阔地带,约有数万人口,称为南蛮之地。公元前120年,瓯越王造反。汉武帝率大军分三路进入浙闽平叛,下令尽迁南蛮刁民移居江淮,便于监管防止反叛。于是乎瓯越一带、东欧之地,又有数百年的人烟稀少,形成人口空窗期。直到唐朝末年,黄巢造反,起义军入闽过浙,才有中原难民逃避战乱,陆续南逃移居闽浙,人口逐渐增多。后来北宋被金兵灭亡,南宋宗室宋高宗、赵构移驾临安(今杭州),历时150多年,带来了浙闽江南的繁荣昌盛,人口爆増,建筑业也随之红火。开头先辈们因医生用药之需,将贝壳烧烤入药,发现灰壳融水,竟然与内地石灰相类似(化学成分均为碳酸钙)。后来有人拾取海边堆积的蚌壳烧制成蛎灰,用于建筑材料,与石灰相比竟然毫不逊色。后来逐渐推广传扬并发展,慢慢地形成了专业生产蛎灰的行业。乐清湾海边滩涂上的鲜蜻、蚌蛤、牡蛎、钉螺,经过千百年世世代代的自生自灭,留下的蚌壳无穷无尽。被海浪潮水冲刷沉积,年复一年,堆积成了由蚌壳组成的海滩。这些由蚌壳为主体,混合有少量蚌蛤、钉螺壳,就是烧蛎灰的原料,人们统称“灰壳”。

灰壳的采集 运输 收购

温溪蛎灰炉所用的灰壳,由温溪运输社的土驳船装运供应。土驳船比舴艋船大二、三倍,适合近海航运。在乐清湾黄华、歧头一带海滩,雇佣当地村民将滩涂上的灰壳装运入船,灰壳中混杂着不少污泥沙土。土驳船装满灰壳,涨潮时顺流返航。潮平时节抵达温溪码道,一批身强力壮的温溪女工团队,早已守候在温溪码头,驳船靠岸,架起跳板,女工团队蜂拥上船,迅速将船内灰壳装入木桶,争分夺秒地快速倾倒在潮水之中,让温溪码道的清澈潮水冲刷粘附在灰壳上的污泥沙土。这时候,有蛎灰厂员工提一桶竹签同时上船,女工们每装满一桶灰壳倾倒进水中之后,发给一条竹签,十桶发十条竹签,在一条长绳上打一个结。竹签收回重新开始发放。这样周而复始,直到船内灰壳清仓完毕。最后在蛎灰厂人员、船老大、搬运女工三方人员共同监督清点,绳子上有多少个结,再加上零头几条竹签,就是该船运载的灰壳数量,然后登记在册。这个数字可是蛎灰厂、船老大、挑运女工、乐清海滩装船工人共同结账计算运费的依据。笔者十分佩服蛎灰厂员工,用这么简单易行的方法,把土驳船装载灰壳的数量计算精准。
卸船的灰壳在温溪码道边堆成小山,女工们用两肩一担一担地把灰壳在清水冲洗后挑到蛎灰炉边。这里有个小插曲。那时候温溪电影院建造在蛎灰炉边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灰壳距离电影院楼上窗门还有一人多高。一些十几岁的小伙伴们就在灰壳堆成的小山顶上搭人梯,站到小伙伴的肩头上,就够着了楼上窗户,然后爬窗进入看免费电影。当时的电影票要8分到一角钱一张,小孩子可没有这笔巨款买电影票。那时候一角钱可以买5本练习簿呢!笔者小时候也看过这样的免费电影,只是不知道最后一个人怎么上去?因为没有别人的双肩给他站立了,60多年过去了,这个疑问笔者至今还没搞明白。

解放前 温溪的蛎灰业

温溪经营蛎灰业人士有程岩高、单成义、邹岩禄、单显波、刘祥吉、朱定康、刘芝汉、刘松林、叶际丰、单庆生、单永祥等人。通常是祖宗上代就建有蛎灰炉,由下代子孙世袭继承。蛎灰炉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大炉子。一般都建造在瓯江边地势较高的位置。既要方便女工把江边水中的灰壳挑运上来,又要防止洪水来临淹没蛎灰炉。那时节,温溪棋盘滩有四座蛎灰炉,航船埠有两座,沙埠有两座,港头有两座,青田水南也有一座。灰壳运到青田水南,运费增加不少,青田上面就没有蛎灰炉了。运费成本太高,不合算了。
建造蛎灰炉,先挖一个三米深、两米宽、五米长的大坑。三面用砖砌炉壁,一面是40度角斜坡的进风口,在炉底高度一米处,放置铁栅炉架。斜坡上设置一个大鼓风板,由四名女工拉动鼓风板。鼓风板一开一合之间,不断有风力送入炉膛中,引燃炭火烧制蛎灰。炉膛内温度高达400度。炉栅上铺一层干燥稻草、麦秆、柴禾之类容易燃烧的材料。柴禾上铺一层灰壳、一层炭末。再铺一层灰壳、一层炭末,直到装满蛎灰炉膛为止。那时候木炭是国家控制计划内的物资。汽车也是木炭燃烧产生蒸汽作为动力的。但是炭末因太细碎,一般都弃之不用,蛎灰炉用很便宜的价格买来炭末使用。炭末不够用时也用谷糠、麦壳等代替。生产蛎灰都是木质鼓风板煽风点火烧制成功,故此人们称之为“扇蛎灰”。推拉鼓风板需要四个人合力操作,初始缓慢鼓风,务使柴草火苗渐旺,否则风力太大会吹灭火苗。后来柴草燃尽,炭末被引燃红炉旺火,则鼓风用力越来越快,用力使劲推拉,保持旺火势头,连灰壳也被烧红熟透。约需两个半小时人力鼓风,每位鼓风女工给两角五分钱工资,四人共付一元钱。如此工资标准持续了二、三十年不变。一炉蛎灰总量约2500斤左右,烧制需要四个小时上下。

私营蛎灰炉被组织集体化

1956年,中国广大农村农民实行集体化,组织起农业生产合作社。工商业、手工业同时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温溪的全部蛎灰炉组织成立温溪蛎灰厂。单庆生任厂长,单成义任书记。起先隶属青田手工业联社管辖。直接上司是邹志钦、徐仁波、叶青领导。后来手工业联社改制为青田县第二轻工业局,简称“二轻局”。统管蛎灰厂、卫生纸厂、农械厂、成衣厂等手工业工人业务。
蛎灰厂集体化后进行技术改革。把人力推拉鼓风机改为电动鼓风机。这大大减轻了工人的体力劳动强度。烧制蛎灰是一项技术活,需要专人负责。炭末过少,灰壳不能烧熟烧透,呈半生不熟状态,浇水后不能分化溶解,即为废品。炭末过多,蛎灰烧得太老,结成块状,坚硬如石头也是废品。烧得刚刚熟透最好,风止火停,灰壳呈松散状态,贝壳保持原形不变,手指一碰就散,见水就分解融化。工人们分工评级,工资各有高低,实行考勤记工,设立会计、出纳,专职管理账目和现金。从此以后,实行集体化生产、工人工资等级制。
蛎灰忌水,见水就会分化分解。所以炉膛上面盖有简易瓦房,防止雨水落入炉内。生产蛎灰会产生很大的烟雾,是重污染产业。原来温溪学神人口稀少,蛎灰炉择址在远离村庄的空地旷野筑炉。后来人口慢慢增多,新建的房屋离蛎灰炉越来越近,每当蛎灰炉点火煽风之后,浓烟滚滚随风扩散,烟雾笼罩了周边住户人家。人们纷纷关闭门窗,避出户外逃避雾霾。好在生产时间只有两个多小时,停风熄火之后,恢复蓝天白云、朗朗乾坤。邻近民居住户,虽然心中埋怨,但人家蛎灰炉建造在先,已有百数十年历史,你的住房兴建在后,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只是盼望着蛎灰炉早日停产倒闭。

蛎灰的使用方法

建筑工程中,砌砖、砌墙使用的蛎灰,使用方法如下:先把买回来的蛎灰熟壳堆中间,倒入清水,熟灰壳见水之后,立即产生化学反应,热气蒸腾,温度迅速飙升。所有的贝壳类物体全部分解分化,成为雪白的粉末状。然后用工具扒开散热,遇有半生不熟或者过老过硬的结块,另用木锤子敲碎碾细,加水拌合成浆状,装入泥水工专用小木桶,送交建筑工人使用。如果是用于粉刷墙壁,对蛎灰的要求相对严格。工人们把化好的蛎灰用筛子过筛一遍,取精细如面粉状的精品搅拌使用,使墙面粉刷后光洁细腻。而用于砌墙粘砖的蛎灰质量,则要求比较宽松,使用的蛎灰不用过筛子。由于蛎灰加水风化,槌碎碾细很费力气,要较长时间才能完成。后来乐清有人置办石碾,用畜力或机械动力把大量蛎灰碾细拌和做成水灰,用船运到温溪一带,供建筑工地使用,大大方便了广大用户,节省了大量工时。笔者1976年10月25日动工建房两间,就是使用这种水灰砌成砖墙的。那时候青田水泥厂停产多年,市场上是买不到水泥的。温溪建筑队出纳员王金岸看到商机。利用家中空房子收购乐清运来的水灰,做起了代理商,供应温溪人建筑工程使用。

蛎灰还是农家肥料

温溪一带山区土壤普遍呈酸性。蛎灰还是农民种植水稻的肥料。有的山间冷水田,栽下的水稻秧苗是永远长不大的。必须用新出炉的蛎灰做肥料,施入稻田,中和酸性,发挥热量。仿佛体弱的病人吃了营养品,枯瘦的稻苗“嗖”的一下就能茁壮成长了。四、五月间,各地生产队社员们纷纷挑着箩筐到温溪蛎灰厂买蛎灰,人多时,还需要排队等候。蛎灰出炉时滚烫滚烫的,社员们早晨出门,等候到过午又饥又渴,心急火燎的,个个争先恐后把蛎灰装进箩筐,过秤付款以后(每百斤四元),风风火火、急急忙忙地挑着担子上路。有时候挑到半路,突然觉得担子轻了,回头一看,蛎灰全都倒在地上,原来箩筐被滚烫的蛎灰烧穿了,真是欲速而不达啊!这个时节,是蛎灰厂的农忙,全厂工人加班加点,有时候一天烧一炉或两炉甚至三炉,尽管身体很累,但心里乐滋滋的,因为生产多了收益也就高了。蛎灰不光可以用于建筑工程,它还可以用来消毒、除霉、除臭,具有多种用途。

蛎灰厂的没落

1977年,青田水泥厂开工恢复生产。生产的水泥标号从300号上升到400号、500号甚至600号,产量也提高到日产70吨。源源不断生产出来的水泥,起先全由物资局计划供应、分配到各地。后来金华、江山等外地水泥厂大量生产,市场上水泥越来越丰富。建筑工程由水泥全部替代蛎灰。民间需用的少量蛎灰也由乐清水灰占领市场。1978年,温溪蛎灰厂的所有蛎灰炉全部先后歇业停产,蛎灰厂改制办起了阀门厂,部分员工转业到青田陶瓷厂。再后来蛎灰厂的厂房炉址全部拆除,基地批给村民建造房屋。从此以后,温溪的蛎灰厂与蛎灰业,不留痕迹地永远消失了。
如今,大多数蛎灰厂老员工都已年长作古离世。现在存世的男女老员工都从陶瓷厂岗位退休,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他们每月领取近4000元的养老金,晚年生活优越,可谓惬意悠哉!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