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时间 2019.04.20-2019.05.10
开幕时间 2019.04.20 15:00
展览机构 成都大观美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市高新区环球中心E2区6楼610成都大观美术馆
主办单位 大观美术馆
参展人员 田亮
策展人 晏璧
学术主持 高岭

不知所终,但有光

高岭

十年时间,对于一名画家,往往意味着风格上的突变或思想上的转型。尤其是处在四十岁上下,由青年向中年过渡这一阶段的画家,通常都会打破自身早期的某些范式,向新的创作领域发起挑战。然而,田亮却并不是一位轻易否定过去的画家,十年时间对于他,更多的是在早已成型的个人风格之上的探索,以及对心中执念的追寻。十年前的田亮对如何创作、怎样表达便已建构起了清晰的体系,因此,这十年来,他无需像刚入行的新手那样游移在各色风格流派之间寻找归宿,而是顺着自身的体系把原先没明白的问题想明白,把过去没有画清楚的想法表达清晰,是一个创作上厚积薄发的过程。所以,在这次的展览中可以看到田亮作品的完成时间大抵上都是一个时间段而非确切的时间点,比如“荷塘呓语”系列的《惊羞》、《回望》;“游园惊梦”系列的《鸿门宴》、《才子佳人》等,其创作延续的时间段少则三、四年、多则八、九年,有的作品几乎贯穿了作者整个十年的“蛰伏”期。

通过作品,田亮在这十年间做了些什么便一目了然。初看田亮的这一批作品,其画面标志性的“纠缠”感依然强烈,人物、动物、荷叶、莲花自由地组成,线条、色块、墨韵、空间狂放地结合,无论何种题材,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永远是一幅夺人眼球但又耐人寻味的画面。假使过去对田亮的作品没有一定的了解,也很容易在第一眼被他的画面所吸引,在心中一遍遍地问他画了什么。但等你缓过神来,又会产生强烈的兴趣去剥开作品复杂的外衣,想去了解他到底要表达什么。然而,艺术作品的魅力就在于,很难用日常语言来清晰说明这样的作品想要把观众引导至何方,这就是田亮作品“不知所终”的深意。

“游园惊梦”系列从题材上看是对历史故事的再现,画面中也确实表现了竹林七贤、鸿门宴、桃园结义等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情节,但以如此充满张力的画面效果对应历史题材显然远远超越了我们看待历史的一般态度。《鸿门宴》已不是项羽和刘邦的明争暗斗,《竹林七贤》也少了几许魏晋风度,作者通过逸笔草草的线条和“纠缠”的画面将他们通通转换成自己的思考,这是作者对历史真实的思考,就如同《三国志》与《三国演义》,前者记录真实的历史而后者阐发作者心中的历史,“游园惊梦”系列便是田亮对他心中历史故事的一番演绎,因此,与其说田亮是在表现历史题材,不如说他是通过历史表现真实的自己。而“荷塘呓语”系列则更是这种对自我真实放大的作品。作品中的荷塘根植于田亮日常创作的蓝顶艺术区,画面的元素是作者所熟悉的,色彩强烈的背景下出现的马、性等题材则是作者充满感情与欲望的生活写照,情、理、欲三者在画面中结合,又一次把我们引向作者试图在画面图式的背后所隐含的真实。

对于田亮作品中的“不知所终”我们已有了一定的体验,其作品的终点或者说终极目标是把观众引向作者真实的内心,富有激情与感染力的画面昭示作者的心理世界并不平静。那么,深处作者心中的理想又来源于何处呢?很多人认为田亮早年在大凉山的生活经历赋予了他原始的冲动,令他的思想充满了野性。然而,真正使田亮感悟生命之伟大的则是他作为基督徒的思想源泉。“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上有了光”,超验的引导在田亮的创作思想中占有重要地位,基督教哲学对真理的探寻与田亮在作品中展现的真实“自我”存在异曲同工之感,田亮作品中的终极指向便是让他心中那一抹真实的光照亮每一位读画的观众。因此,田亮的作品“不知所终,但有光”。

高岭

(教授、美术学博士、独立策展人、著名艺术批评家)

部分作品展示

△《放风筝的女孩》
120cm×140cm
布面油画
△《才子佳人》- 游园惊梦系列
140cm×180cm
布面油画
△《才子佳人》- 游园惊梦系列
183cm×140cm
布面油画
△《回望》- 荷塘呓语系列
150cm×200cm
布面油画
△《竹林七贤》- 游园惊梦系列
200cm×200cm
布面油画
△《穆桂英挂帅》- 游园惊梦系列
200cm×200cm
布面油画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