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农村,我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是一个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生活在西班牙的华侨。我的家乡是浙江青田。生活的红光村位于东源镇以西,背靠青山,地处十一和十二都都源交汇处,有山有水,风光秀丽,唐代古庙“大云寺”位于其中,因此,红光村又名大云寺村。

虽然,侨居海外近三十年,但是每每想起都是满满儿时的回忆。时常面对大海凝视那个很近又很远的地方…家乡青田。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沉重扛在肩上,那是一个游子离乡的行囊,时常任思绪恣意飞扬,故乡的色彩溢满了我的回忆,时不时地让我眼眶湿润,有甜蜜也有忧伤,那是对故乡控制不住悠长的思念,那是惦记日渐苍老的娘亲。时常把思念和牵挂寄托给黄昏,让它去装饰故乡的夕阳,时常把回忆和向往融进春暧花开,让它去点靓家乡的梨花枝红。

现在的家乡已成为以“小香港”之称的侨乡。浓郁的咖啡,醇香的红酒,正宗的西餐,流通的欧元,极具设计感的现代建筑,都是家乡的别样风情。

记得小时候一群小孩上山捡鸟蛋,在河里游泳,抓鱼摸虾逮螃蟹,也曾有过被河蟹钳夹的痛苦感受,袅袅炊烟就是回家吃饭的时间表,那时候的人们早已习惯,安行于四季,在柴米油盐中,守着平淡而温暖的岁月,与清风缠绵,与花草低语,与蓝天白云为邻。这些都将珍藏在我的心底,写意成锦瑟流年里最温柔的寻常。

小时候的我非常喜欢农业劳动。记得12岁那年,我利用课余和周末时间,去荒芜的土地上开拓出十多块能播种的土地。一颗颗小小的种子播下地,不久,便从土壤里长出一株株幼芽,在雨露阳光的滋润下,很快又长成高大秧苗。无数的秧苗铺成了碧绿的地毯,微风拂动,绿浪翻云,酷似万顷碧波荡漾,置身其中,感到心旷神怡。有时候劳作累了,在碧波里一躺,舒服得不得了,或和三二少年朋友,你追我赶,在地上滚来滚去,浑身疲劳一下子消了,一转身就开心快乐,劲头十足地去劳作了。

一到收麦子的时候,我就一个劲地喜欢往田里干活。金黄色的麦穗,发出沁人的香味,揉一下,滚圆的麦粒在手心里滚动,放嘴里嚼一嚼,香喷喷,甜滋滋。挥起镰刀,沿着麦垅,一刀刀割去,一把一把放在地上,然后,又一捆一捆绑起来,背起来沉甸甸的,用力往手拉车上一甩,越甩越多,金灿灿的麦穗堆满了一车,一摇一摆,一颤一晃,一直拉到家。特别令人难忘的是,有时候车上装的太满了,需要“压车”。座在手拉车上是种至高无上的享受。父亲在前面拉着车,我座在车顶上,两只小腿埋在麦秸中,眼睛尽情而随意向四周观望。看到的是一张张愉快的笑脸,耳边听到是一阵阵幸福的歌声,而周边的天地是一片丰收的景象,而我却在手拉车上晃晃悠悠地往前走着,就像儿时躺在母亲怀里那样舒畅。

当然,最令我高兴的还是秋天。那时,遍地金黄,瓜果飘香。我常和同学小伙伴一起,结成一伙,钻进玉米地里,专门寻找“甜杆”。凡是玉米秸秆紫而发黑的,我们叫它“雄杆”,它不结穗,专长秸子,这准是“甜杆”。我们便把它扳倒,轻轻地折成数截,大家分着吃。先用牙轻轻啃去硬皮,然后,咬上一口,又甜又酸胜过甘蔗。这种不花钱的“甜杆”我们尽情享受。其滋味之甜美,至今想起,还是流涎外溢。

偷食枝头水果更是一件乐趣。当年的水果,对于农村的孩子们来说,那是一种奢侈的食物。村里谁家菜园子有几稞果树,树上有多少果实,那是如数家珍,了如指掌。因此,到了果子成熟的时候,便成为了孩子们觊觎的对象。在这个时候,为了不让“窃贼”得逞,主人往往在屋里睡觉的时候,也亮着煤油灯,是为提醒别人不要奢想。可是,诱人的果香,足以使我们为之付出冒险的代价。

有个暑假,我们在父母的引导下组织一个互助学习小组,其实,就是七八个孩子在一起玩,而我是其中唯一的男孩子,自然成了小组长。有一天晚上,我们读了一会儿书,大家觉得无聊,就聊起了枝头的果子。谁家的苹果酸,谁家的梨子甜,越聊越起劲。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去“偷”果子吃。可是,在对那家果树下手的问题上,把我们给难住了,因为,不管那个菜园子的主人,都是我们其中某一个的亲戚或邻居。正在大家犹豫不决,举棋不定的时候,有个叫华的同学自告奋勇地说:到我家菜园子里“偷”,我家的那稞梨树上梨子,可甜可好吃了。她还接着说:家里虽还亮着灯,但我爸妈都已经睡着了。决定了目标,可问题又来了,女伙伴们都不会爬树,而我又胆小。后来,还是有个叫香的伙伴提出了一个好建议,拿上一条被单,四个人抓住被单的四个角在梨树底下,一二个人摇晃梨树树杆,成熟的梨子,自然会掉下来,然后,四个人把被单的四个角一合,抓紧逃跑就算成功了。根据早己策划好“阴谋”,大家到一个又安全又僻静的地方,尽情享用这此胜利佳品。因我是唯一的男同学,就不要我冲锋陷阵,只要隐蔽在一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做一些“接应”工作。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那种淘气、胆怯、勇敢、害怕、好奇、羞怯的复杂,幼稚、纯真的内心和那些行为,在记忆深处怎么也无法忘记。

只可惜这种幸福时光太少了,随着年龄增长,我们也要都离开村庄到镇上读书,很快就远离了那点有限的童年欢乐。踏上一路求学谋生的严峻的人生长途。

俗话说落地归根。洋气的的家乡跟回忆的家乡已是不能相提并论了。但是,家乡给我童年身上的生命养素,是弥足珍贵的。每当我想起故乡的贫瘠,父老乡亲的纯朴,田野中丰饶泥土气息,童心的纯真,都是念念不忘握在手心里的温暖。回望来时路,那些迷茫中的懂得,寒冷中的给予,曲折中的平坦,都是岁月馈赠的经历。当光阴随波流转时,那些深深浅浅的印记,都将是生命里最动人,又无与伦比的美丽。

可爱的家乡,美丽的青田。

周建虹 2020年4月20日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