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先生:您好!

首先向您致歉,只是通过媒体才知道了您的名字和所做的事情,对您的身份真不是很了解,只能以先生相称。虽然也努力地搜索过您的身份,有称“中国著名公益人士”的,也有说“中国著名维权人士”的。稍有见识的都知道这些虚名通常只是用来掩盖真实身份的,此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既然杨先生不愿暴露真实身份,在下也就不再纠缠。

近来看到您在美国不断替中国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鸣不平,发起并成立了“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希望帮助武汉以及全国病毒感染者向政府索赔。对于杨先生的义举,在下十分感佩!一个身处疫情肆虐且防控失措危险境地的人士依然心系首遭疫情但已控制地区的国人,此等拳拳之心怎能不令人动容啊!

在下感佩动容之余,尚有几点疑惑,还望杨先生指点一二。

疑惑一:您和“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会否亲自参加诉讼?

因为在武汉乃至全中国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众多,谁来做这个诉讼主体是个问题。您也知道中国有个成语叫“群龙无首”,您同样应该知道“乌合之众”的说法。虽然在下不知道您曾经做过哪些公益事业,但既然被称为“著名公益维权人士”,定是能力出众、一呼百应。只要您带着您的法律顾问团出马,一定能马到功成。能成就如此大功德,我等汲汲无名之辈自会拥趸左右,听候差遣。只是不知您是否愿意屈尊回国成此伟业?

疑惑二:您和“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能否提供完整证据链?

在下也知道,现在从美国回来机票难订,并且就算订到您也不会全然放弃在美国的事业长时间待在中国。毕竟您也食五谷杂粮,也有个人奋斗目标。在下也不强人所难,只希望您在百忙之中再找些有力证据提供给我们。诉讼嘛,严密的证据链才是赢的根本。看了您提供的“案据”尚不足以赢得诉讼。这些“案据”在中国国内媒体都是公开的信息,只能证明疫情初期地方政府的迷茫。我等需要的是中国政府明确知道疫情的来源以及危害却故意隐瞒的证据。这是证据链的关键一环,是万万不能少的。您身处情报技术发达且手段高明的美国,不知您是否愿意发扬博爱之精神通过您出色的才能给我等提供实锤,增加几分赢得诉讼的胜算?

疑惑三:您和“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能否保全诉讼者权益?

在下看了您的几篇相关文章,其中一篇提到目前有十几个咨询者表示诉讼成功微乎其微。并且您还详细描绘了这些人所受到的压制,这不禁让我等心有戚戚焉。赢了诉讼、获得赔偿,固然值得庆幸;但要万一如您所说,诉讼不成还受到压制,甚或影响到今后的生活,岂不得不偿失!要是您能够保证我们后顾无虞,再不济也能如您般背井离乡远走异国的话,我等倒也愿意放手一搏。不知您是否有此能力?

在下倒是愿意相信您绝非亡人自存之辈,但众口铄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在下给您个建议:“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并没有国界限制。您在民主自由的美国,不用担心受到压制,何不给我等一个示范。先诉诉美国政府试试?他们在疫情防控方面可是漏洞百出、失策连连啊!待您成功之日我等定当赴汤蹈火如您所愿!

此祝万顺

 一个曾受疫情影响的中国人

 2020.8.30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